嘿咻嘿咻 古人也会自慰的

分享来自知乎的一则问答帖:

问:古人有无自慰行为?有的话怎么戒除?

《笑林广记》有专刊:

旧有《放手铳》(打飞机)诗一首,嘲姓倪者,录之以供一笑。诗曰:

独坐书斋手作妻,此情不与外人知。
若将左手换右手,便是停妻再娶妻。
一捋一捋复一捋,浑身骚痒骨头迷。
点点滴滴落在地,子子孙孙都姓倪。

有无妻者,每放手铳,则以瓦罐贮精。久之精满,携出倾泼,乃对罐哭曰:“我的儿呀,只为你没娘,所以送你在罐里。”

上江人出外坐馆,每兴举,辄以手铳代之,以竹筒盛接。其精日久气腥,为蜈蚣潜啖。一日,其兴复发,正作事,忽被蜈蚣箝住阳物,师恐甚。岁暮归家,摸着其妻阴户多毛,乃大声惊诧曰:“光光竹筒,尚有蜈蚣,蓬蓬松松,岂无蛇虫!”

当然,女性自慰是不可言说的公事,嘴上不说,但总要给寡居的女人一些安慰。《金雀记》里是这样说的:

奴家尝不着鸡脚鱼头,看不见铜钱银锭。最苦是半夜三更,隔壁姐儿淫声难听。急得奴家无可奈何,只得将八寸景东人事助兴。今日倘有撞寡门的来顾,只得与他厮弄。

古代的寡妇门,最是是非。不是说寡妇肚里有是非,是寡妇本身饥渴难耐,万分孤苦和寂寞。《金雀记》里,说的就是壁梧以寡妇自居,着实寂寞难耐这回事。壁梧听到隔壁姐儿咿咿呀呀叫春的声音,急得无可奈何,只好找出她珍藏多年的八寸的景东人事助兴。急到倘使这时有撞她寡门的,当下就拉过来办了。
闲来莫撞寡妇门,寡妇门前是非多,是针对撞门的无良少年说的。撞寡妇门、挖绝户坟、吃月子奶、欺老实人,同列中国古代四大缺德事。

那么,景东人事是什么呢?大概是这样的:

怎么戒呢?–憋。

这在道家一派里还有个说法,唤作还精补脑。理由是人自身的精气外泄,身体立刻惫懒。其余的说法,便是主张不要过分耗损精元。譬如,有人认为头发早白有两类,一类是用脑太过或忧思过度,一类便是过度纵欲。也就是说,当其他事情耗损精力后,人就很难再产生性欲了。

手淫和房事这事儿,古人从来都没有说让你戒,只给出个恰当的限度。如《素女经》给出了想要孩子时,房事的最高频次以供参考:

男年十五,盛者可一日再施,瘦者可一日一施;年廿,盛者日再施,羸者可一日一施;年卅,盛者可一日一施,劣者二日一施;册,盛者三日一施,虚者四日一施;五十,盛者可五日一施,虚者可十日一施;六十,盛者十一日一施,虚者二十日一施;七十,盛者可卅日一施,虚者不写。

至于自然满溢,以至于有强烈性欲想要作案的时辰,《备急千金要方》有述:

人年二十者,四日一泄,三十者八日一泄,四十者十六日一泄,五十者二十日一泄,六十者闭精勿泄,若体力犹壮者,一月一泄。

这是普遍情况,不排除有纪大学士那种一天五次上五楼还不费劲儿的死变态……当然了,大学士有钱,有美女侍奉在身边,若是穷得娶不上媳妇,也该去找五姑娘了。

赞 (1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