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么约炮 看了下面三个例子 才明白色字头上一把刀

色字头上一把刀,今天分享的三则故事,都是论坛网友在火星的真实经历(国内治安良好)。

原文有删减,我尽量将有关个人隐私的文字去掉。

有这方面想法的朋友一定要吸取教训了,没有想法的就当听故事吧。

故事一:

LZ出差去某城市,住XX酒店无奈太饿(你们懂),正好地上有外卖卡片,于是就点了餐,500元套餐吃3次。

根据照片选好餐以后,留了电话号码,拍了房号,就等大餐过来好美美滴吃一次了。

过了半个小时,一个男性快递员让我付款取餐,我说饭还没到我给什么钱啊。

快递员就爆怒,我们就这规矩,先给钱,再吃饭。

我说那我不吃了,快递员叫嚣你耍我啊,我这就让小弟去K你。

我挂了电话,以为快递员再恐吓我,就没往心里去。

谁知过了一小时,真有人暴力踹门,我本想打前台电话求助,毕竟这是最有效安全的方法,但是我觉得这样太丢人,于是决定冒险开门,我事先把500大洋拿在手里,开门的一瞬间就扬了扬,几个手臂上都是纹身的快递员一下愣了,我说哥几个快进来,对方进来以后我没等他们开骂,抢先说我是真的饿了,诚心点餐,你们也理解下,看不到菜,我怎么能付钱呢?既然你们上门了,钱收下,就当我下单了,你们要是真的有诚意,就把饭菜给我送来。然后我每人扔了一包烟,小弟就打电话说明情况了。

小弟走了以后,过了10分钟,菜竟然来了,我一看,果然不出我所料,明显的缺盐少醋,但味道还说的过去,本来能吃3顿的,也缩水成了1顿,这顿饭吃的没滋没味,刚吃两口就腹泻了。

钱花了没吃到位不说,还损失了3包烟,约100元钱。

事后我狠狠地抽了自己几个耳光,说好他妈的减肥呢,怎么又管不住嘴。

我最后给钱给烟就当花钱消灾了,干嘛要吃啊,真J吧没出息,饿的再狠明显也不能吃了啊,万一对方是用的地沟油,用仙人的方法跳我一下,我不就倒血霉了吗?

妈的幸好对方虽是不合卫生标准,但是还是想诚心做买卖的,要不然今天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了。

所以奉劝各位,以后单身住店,还是去大一点餐馆吃饭,千万别叫外卖。

不是每次都会像我这次这么幸运的。如果遇到类似情况,还是锁好门,打前台求助吧。

故事二:

LZ被公司派遣到西南某三线城市出差,已经待了几个月。

一个男人在外久了就有些那方面的想法,对周边风~月场所也有了不少探索,大家懂的。

这里的黑*灯*舞很有特色,不夸张讲身材相貌5分以上的妹子有很多。

门票十元,十块钱一曲,不过分高的妹子基本上都只让稍微摸两下,比较素,也有一部分分低的妹子提供服务,没体验过,无他,看着实在提不起XING趣。

今天大约8点左右进了场子,发现之前钟意的两个6分女都不在,比较扫兴,随便跳了两曲就准备走了。

走的时候大概八点四十左右。

我刚走出舞*厅来到路边,就有个长相猥琐,穿了一身有点运动风衣服,挎了一个包的中年人问我借打火机,但是态度很蛮横,讲的也是方言,我一开始还没听懂。

用完后连句谢谢也不说,我第一反应是这人估计喝醉了,我自己长得虽然斯文实则性格暴躁,正想发作,没想到他继续说,

他是这里PAI~出~所的,今晚有扫HUANG行动,舞~厅里有七个同事在录像,问我是不是发现有人在录像才走的。

这点很关键,后来他问了我好几次是不是发现有人在录像,为了加深我对他身份的深信不疑,也为了强调我被拍了有把柄在他们手里。

当时我第一反应还是不相信的,主要因为对基本的法律常识和JC行为准则还是有了解,二是觉得这人一看就贼眉鼠眼不像JC。

然后他说这次就放过我,让我等着看二十七分钟后他们行动开始,继续盘问我很多问题,我就半真半假的回答,怀疑是诈骗。

我注意到他戴了个蓝牙耳机,在和我说话时,时不时对着耳机说点什么,因为讲的是方言我也听不太懂,隐约就是在讲这次行动的部署之类。

但既然他说这次放过我,那我本来准备走了,他又说我现在走会被认为是通风报信的(舞*厅门口似乎是有几个小年轻帮场子把风的,能看到我当时的站位),而且他同事看到我和他在一起了所以不能马上让我走。

然后就开始教育我,还像模像样检查我是不是xidu的之类的。其实我也不是没有法律常识,比如执法先要出示证件之类的,但是考虑到这种三线城市很多事说不准,加上他说过放过我,也不敢再多问。

他问我知不知道这犯法,我说算是擦边球吧,然后他就带过这个话题开始讲他们这次行动准备如何如何,抓够七十个人,如果指标达不到我也要进去,但是估计里面不止七十个。

然后重点就来了,他讲一会儿他们队长要来,姓张,让我等其他人先进去了,主动找队长承认错误,还教我怎么说,让我发烟。

这个时候我就很怕,因为之前说放我走的,现在又来这出。

然后讲一般要罚八千之类,问我知不知道一会儿过去见了人发什么,我说烟,他就说不对,我就明白这是要让我拿钱消灾。

期间还先在耳机里和所谓的队长把我的情况说了下,算是和队长打了个招呼,又向我强调一定要趁只剩队长一个人的时候过去。

还说可能让我对着镜头说两句,有点像路人反馈这种感觉,我当时慌了,就直接问能不能现在就让我走哪怕我给点钱他。

他居然直接说不行。然后我就自作聪明地说快没烟了,也没带多少钱,要去买烟或者取钱,其实是想跑或者看看附近是不是真有他们的人。

结果他就跟我去取钱,因为很近,还说只有11分钟了不知道来不来得及。我也留了一手,实际没取钱,身上就正好带了一千一,说没钱了,他说不够,至少两千,还强调要分出几百给里面录像的(意思我已经被录进去了)。

我正踌躇间,他居然准备收我的钱了,意思现在可以放我走,我虽然很怀疑,他刚才还不敢收我钱,但当场一直有点懵逼就下意识地递给他了。

他让我快走,但毕竟我还是有所怀疑,就假装遁走,走了十几秒发现他转弯看不见我了(十字路口,取款机和舞*厅在两条路上),先花了五分钟检查了一下附近是不是真有所谓的部署。

没有发现后,快到他所谓的行动时间了,就在远处观察,直到过了15分钟没动静,确认自己被骗了。

当时怒火中烧,就开始到处找他,找了90分钟左右没找到,就打车回家了。

发现被骗后正好接到一兄弟电话,和他说了后,他劝我息事宁人算了,就当麻将输了。

剩余部分精简掉。

希望各位福娃引以为戒,不要被骗了。

故事三:

LZ某三线城市HR一枚,有一工作号码用来日常电话邀约和发布招聘信息。也总是有很多候选人加我微信找工作,开始还有小意外,后来意识到是骗子,聊天记录还是很刺激的。

 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